新闻中心 > 小学 > 正文

小学生三点半放学问题何解

2019年12月20日10:49  来源:法制日报

5034

  小学生三点半放学问题何解

  编者按:为减轻小学生课业负担,解决一些学校开办课后补习班乱收费等问题,目前大多数小学都实行“三点半放学”。然而,却给上班族家长们带来了新的难题:孩子放学太早,家长下班太晚,根本无法准时接孩子。由此延伸,“三点半难题”多指课后服务问题,不仅是三点半放学后的托管服务,还包括午休期间的服务等。但“减”出去容易,“加”回来却不易,从地方两会到全国两会,“三点半难题”多次成为备受关注的议题。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围绕如何解决“三点半难题”进行了采访调查,以期总结目前课后服务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并挖掘各地因地制宜的经验做法,敬请关注。

  ● 近两年来,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小学生三点半放学问题屡屡被提及。当下,一二线城市紧张的工作节奏和较晚的下班时间,让年轻父母们对于接送小孩上下学这个问题头疼不已。尽管各类托管、培训机构应运而生,但其服务质量却不尽如人意

  ● 目前,北京市实行全市统一的延时班方案,时间也基本统一,由全校老师轮值看管,兴趣班的活动经费和材料费都由社会活动实践费承担,不向学生收费。湖南省、河南省等多地的课后服务费用由财政补贴和家庭共同分担

  ● 课后服务的课程设置如何更接地气、贴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校外师资队伍是否稳定,以走班教学还是固定班级的形式开展活动,这些都是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时所面临的问题

  每天下午放学前,接孩子的家长们会自发地围成一圈,等待下课铃响起。凡是上课日,每个小学的校门前必然会出现这样一番热闹景象,其背后也牵扯着许多家庭的无奈。

  近两年来,在全国两会的“部长通道”上,小学生三点半放学问题屡屡被提及。当下,一二线城市紧张的工作节奏和较晚的下班时间,让年轻父母们对于接送小孩上下学这个问题头疼不已。尽管各类托管、培训机构应运而生,但其服务质量却不尽如人意。为此,许多学校推出了相应的课后服务。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各地在积极探索课后服务新模式的过程中,学校课后服务内容不符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师资不足等问题较为突出。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课后班报名者寥寥无几的尴尬情况,最后无法开班。

  托管机构五花八门 延时班只负责看管

  12月10日下午,《法制日报》记者在朝阳区某小学门口看到,三点半放学后,近一半的孩子会被托管中心的老师接走,而亲自来接孩子的家长则大部分都是老人。

  临近放学,便有两三个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在校门口等待接孩子。《法制日报》记者询问得知,工作人员每天接完孩子,会安排他们坐大巴或者徒步到达托管机构,然后辅导他们写作业,最晚可以托管到八点半。每月托管费用在1800元到3000元不等,包含晚饭。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托管中心就位于该小学旁边,学期中有课后托管班,寒暑假还有全天班。

  据了解,很多托管中心开设有主学科辅导课程,以及奥数、书法、美术、机器人编程等其他特色托管班。一位工作人员称,托管班的老师都是资深的托管老师,但对于其资质的鉴定标准,则含糊其辞。

  北京市民张梅的孩子是该小学的学生,她将孩子送到了一个由个人开设的课后辅导班,每天辅导孩子写作业,写完作业后再通知家长接回家。“我们感觉辅导的效果很好,当初没有选择学校课后班的原因是学校老师并不给学生辅导作业,学生凑在一起只会玩闹,托管机构也是如此。”张梅说,不少受访家长都希望可以辅导孩子的功课,但大多有心无力,学校开展延时班后便积极报名,原本寄希望于能够在延时班得到老师的“加课”。

  “延时班学生年级不同、班级不同,课程内容不一样,各个老师的教学要求也不一样,看延时班的老师不可能对学生进行辅导,只能负责看管”。在北京某小学担任班主任的张丽(化名)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对学校老师来讲,课后看管延时班其实是一种较大的负担,额外增加了教学压力和生活负担。

  张丽所在的小学,关于课后三点半的安排是每周二至周五有相关托管服务,分为三点半到四点半的课外班,以及四点半到五点半的延时班,不过学生也可以选择三点半到五点半一直上延时班。

  “每个孩子的情况不一样,这需要家长根据自己孩子的实际需求选择合适的课后服务,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小学老师刘晨(化名)认为,对于自律且学习能力较好的学生来讲,可能学校的延时班就完全能满足学生和家长的需求,学生可以自行完成作业,然后根据家长的下班时间,选择在四点半或五点半离校。而对于成绩较差的学生来讲,写作业时就会遇到较大问题,但学校的延时班不会辅导作业,所以对他们来讲,可能专门辅导写作业的托管中心会比较合适。“托管中心等课后服务机构最大的问题是辅导老师的资质是否达标。”

  课后服务问题突出 亟待进行规范调整

  目前,各地在积极探索课后服务新模式的过程中,学校课后服务内容不符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师资不足等问题较为突出,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课后班报名者寥寥无几的尴尬情况,最后无法开班。

  采访中,《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课后服务在课程内容设置上存在着不足和缺陷。据部分北京家长反映,前一年学的美术是涂色,这一年还是学涂色,纯属浪费时间。还有一些家长反映称,一位老师可能要同时负责几个琴房的学生,一堂40分钟的钢琴课下来,给到每个学生的指导时间很少。因此,老师也不会太多关注教学细节,更像是孩子的陪练。

  此前,北京海淀区某小学校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课程设置如何更接地气、贴合学生需求,提供课程教学的校外师资队伍是否稳定,以走班教学还是固定班级的形式开展活动,这些都是推行中小学生课外活动时所面临的问题。

  据了解,北京市实行全市统一的延时班方案,时间也基本统一,由全校老师轮值看管,兴趣班的活动经费和材料费都由社会活动实践费承担,不向学生收费。《法制日报》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湖南省、河南省等多地的课后服务费用都是由财政补贴和家庭共同分担的。

  “没有兴趣班的时候就是两个小时延时班,兴趣班有小部分是学校老师任课,其余大部分请外聘老师,主要来自区内的活动中心或少年宫性质的相关机构,基本都是有资历有经验的。”张丽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对外聘请老师的时候会考虑安全和管理问题,尽量选择有资质能放心的机构或老师,“我所在的年级大部分学生在三点半离校,一部分选择继续上兴趣班,更小一部分选择继续上延时班”。

  据张丽介绍,兴趣班、延时班全凭学生自愿,学校不收费;兴趣班材料活动费用全由财政经费以社会活动实践费形式负担,延时班老师的补贴也由国家负担,但没有绩效工资,“延时班的性质主要在于看管,兴趣班也只是在课程内容外进行一定的拓展,特长培训程度不高”。

  此外,还有受访老师透露,在北京曾有区县要求学生申请学校延时班时,必须出具家长双方单位证明,只要有一方家长具备接送孩子的条件,就不能申请延时班。(记者 赵丽 见习记者 邹星宇)

  原标题:学校课后服务内容不符合学生需求师资力量不足等问题较为突出

文章关键词:小学生 三点半难题 课后服务 放学 托管服务 责编:王丽萍
5034

相关阅读 换一换

  • 老师变身“小学生”参与复学实战演练

    “入校时温控门突然发出警报”“课堂上XX同学精神萎靡、突然干咳”,复学后面临这些突发情况怎么办?如何提高教师疫情防控能力?3月20日,管城区外国语小学开展疫情防控复学模拟演练,学校行政人员、年级长和部分教师代表参与了此项活动。

  • 从70%到100% 倾心奉献高品质金水课堂 全省小学

    一个多月来,金水区按照省、市统一部署,有序推进“延期开学不停教、不停学”工作,组织各级名师、骨干教师、优质课获得者,积极参加河南省“名校同步课堂”小学直播课的录制工作,

  • 看,郑州一群小学生变着花样为母亲庆祝节日

    为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让节日更加温馨有意义,3月8日,郑州经开区蒋冲小学号召全校学生向家中女性长辈致谢。

  • 【教育战“疫”人】郑州创新街小学7岁小学生原

    “等春暖花开时候,让我们一起相约校园……”这是郑州市管城回族区创新街小学一(1)班小学生宋佳祺自创疫情防控绘本的一段文字。2020年伊始,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国人民度过了一个特殊的超长春节假期。

  • 致敬最美逆行者 上街区小学生争当抗疫小先锋

    2020年的庚子年春节是一个不平常的节日,一场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牵动了亿万人民的心。在祖国人民最需要的时刻,在面对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无数医务工作者、解放军……挺身而出,逆行而上。疫情就是命令,他们不计报酬,无论生死,责任坚守,使命担当,一批一批,为爱接力。

  • 郑州春晓小学发布小学生居家亲子游戏指南

    近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关键时刻。为切实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重视学生群体个人防护,提高自身免疫能力,保证学生每天坚持锻炼一小时。

  • 郑州小学生自发拍摄小视频声援武汉

    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面对严峻的疫情,金水区文化路第二小学的学生自发拍摄小视频,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同学们拍摄的充满“爱”意的小视频,为医护人员送去祝福,表达出对战斗在一线人员以及默默奉献的工作者们的崇敬之情。

  • 《让世界充满爱》郑州小学生向防疫一线的“逆行

    “面对这场突发的疫情,人是那样的渺小孤单,仿佛明天都挣扎在死亡线上;人又是那样的高大伟岸,不分职业、不分年龄,奔赴在防疫的第一线。”近日,郑州市管城回族区紫东路小学的学生们就用最稚嫩的童声,唱向歌曲《让世界充满爱》,向防疫一线的“逆行者”们致敬!

  • 中原区建设路第二小学女子排球队斩获2020中国小

    1月13日-21日,郑州市中原区建设路第二小学女子排球队在教练许乐的带领下远赴海南省文昌市,参加了“2020年全国小学生排球联赛”。

  • 中小学生不爱吃食堂 只是挑食吗

    “不设小卖部,孩子们如何吃饱呢?”张英的疑问代表了不少家长的困惑。为何有食堂却担心吃不饱?“难吃”——这是学生的答案。“挑食”——这是食堂的反馈。中小学食堂,如何能让学生满意?记者采访了当事各方。

慢新闻

阜外医院偷运患者血样出境?谣言! 阜外医院偷运患者血样出境?谣言!

推荐视频

i新闻

新闻推荐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

北京pk10 幸运时时彩 小米彩票代理 幸运时时彩平台 亿信彩票官方网址 贵州快3 吉林快3计划 智慧彩票投注 贵州快3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